返回列表 發帖

冬天 德吉央珍

似乎每个冬天都会想起cc的这个角色,想起她的许多表情,想起有个叫“人生”的词,想起一首翻译作“风”的曲子。
    我一点都不擅长去总结他人是怎样,也不能逻辑分析他人为何,大多时候只能调动感受力去以为。对央珍我也只有些碎片化的印象或称之为想象。所以,以下均冠于“我觉得”。
    一部戏下来仿佛看了她的一生。她是特别立体的,她有着季节性的心理性格变化,始于春雨般灵巧活泼,出现夏阳般激烈骄傲,再到秋的落寞沉寂,冬的痛彻心扉,最后回到春的和煦。我第一次看这部戏时暴跳如雷又特别伤心,我不能接收她与命运与周围人和解~“可悲的不是争执是和解”,我以为人生的意义是海明威的《老人与海》哪怕剩鱼骨架我也得拖回来。我不知道人生其实很长,从自己的世界走到现实世界是正常人的必然,我甚至认为后来的央珍内心有点宗教的影子吧。康定云雾的高山,湍急的河水,呼啦的风,会让初去的人内心激荡,也会让呆久的人心生渺小感。也许康定可换作人生,央珍最初的期待,最后的平和。

(未完先困了、字好大。)
时光飞逝,爱是持久的迷恋。我是持久的不省人事!

返回列表